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产品展示 —

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如何做到“老有所养”? 长护保险将在我国加速落地 _要闻

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如何做到“老有所养”? 长护保险将在我国加速落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一位93岁的老人,穿着成人纸尿裤,几乎在半瘫的情况下被推着轮椅进入了养老机构,介护度为5级。半年后,这位老人的介护度下降到了1级,并且,从养老机构搬回了家中自行养老。

在日本,这种服务被称为介护服务,和普通的养老护理不同的是,它是根据老人自身的情况,尽可能的让老人们自己动手,同时,通过康复技术以及对身体的调理,达到老人摆脱纸尿裤、恢复自立能力、恢复正常生活状态的目的。

“日本的养老机构将老年人的看护等级分为5级。入住养老机构的平均看护度为4.5,平均入户年龄是90岁,其中,大部分都是生活无法自理、身体机能已出现问题的老人,我们不希望老人进入养老机构只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站,为此,我们的养老机构大部分会采用介护服务对他们进行护理,这是一种基于运动学理论基础的模式。”4月1日,日本国际福祉大学教授、日本康复第一人竹内孝仁在“2019中国国际养老高峰论坛”上表示,通过这种模式,大部分高龄老人都可以从较高的护理级别降到最低的护理级别,这样一来,不光可以减少老人护理费用的支出,同样可以缩短他们在养老机构的时间,从而更早的回归家庭。

据记者了解,日本的老人使用介护服务产生的费用中,个人只支付10%,其余90%均由介护保险支付。

日本如何做到“老有所养”?

众所周知,日本是全球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在这个比云南略小的岛国,全国65岁以上老人接近人口总数的三成,也就是说,几乎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位65岁的老年人。同时,日本的预期寿命世界最高,已经达到了84岁,这对日本人民来说是个好消息,但这也意味着老龄化越来越严重。

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带来了日渐高涨的医疗费用,日本财政和医保都不堪重负。

基于此,20世纪90年代,日本针对高龄者护理制度进行了改革,于1997年制定并公布了《介护保险法》,目的是对那些需要在洗澡、排泄、进食等方面进行护理的老年人提供护理、技能训练、看护及疗养等综合的、多样化的服务。介护保险将养老与护理进行了有机的统一。

其中,保费标准:40岁以上人群可以开始缴纳介护保险,40-64岁的人群由政府承担50%,个人和单位50%。具体来说,根据收入水平的不同,介护保险将人群分为6个等级,收入最低的等级只用缴纳标准保费的50%,收入最高的等级需要缴纳标准保费的150%。赔付额度:65岁以后如果有护理需求,可以在评估等级后接受护理,个人只用承担费用的10%,其他90%由保险给付。

虽然个人只需承担很少的费用,但是,介护服务的目的是让老人恢复自身的机能和生活。而在这样的过程中,无形中减少了护理费用的支出。

“通过介护服务,介护成本和医疗成本都会降低。”竹内孝仁表示,在日本的养老机构,五级护理每天的护理费用为9880日元(约600人民币),降到一级护理的话,费用只有5720日元(约345人民币)。

不过,又是降低费用,又是提早回家自行养老,养老机构是否还有利润可言?进行介护服务的动力又在哪里?

“入住之初,我们就会让老人不再使用纸尿裤,进行康复训练。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首先,锻炼老人自己如厕的能力,从而实现有尊严的活着。其次,使用纸尿裤的人患上膀胱炎的概率非常高。为此,单单在纸尿裤这一项上,我们每年就可以减少400万日元(约24万人民币)左右的成本。除此之外,由于老人可以很快达到康复状态,要求进入我们机构的老人非常多,加上护理周期短,我们同样减少了工作人员的数量和成本。”杜之风·上原养老看护中心的负责人齐藤贵表示,除了个人和机构受益,政府同样受益。

自2000年4月《介护保险法》正式实施以来,日本介护保险制度已有18年,在此过程中,介护保险又从被动给付转向主动预防,有利于减轻国家财政以及医疗的支付负担。有数据表明,2000年介护保险制度推出后,日本最大的养老服务公司日医学馆的养老业务连续十年6.96%的收入复合增速,而同期其医疗业务收入复合增速仅为0.35%。

长护保险将加速在全国落地

回望中国,面对我国目前的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增长率的“三低”现状,有专家表明,我国老龄化的现状加上20年就是日本的现在,人口快速老龄化已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老年人数量接近2.5亿,其中,失能和半失能的老人数量已接近4000万,这部分人则需要被长期照料看护。另外,有数据预测,我国2025年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达到1.70亿,约占世界老龄人口的25%。相对日本来说,我国的人口基数更大但中国的养老服务业发展并不凸显,为此,从日本介护险极大促进了日本养老产业发展的经验来看,该险种也是中国一直想借鉴的。

早在2015年10月29日,中央在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中就曾提出:推动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此后的2016年6月,人社部印发了《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人社厅发[2016]80号),选择在上海市、重庆市、河北省承德市、吉林省长春市等15地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力争在“ 十三五”期间,基本形成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政策框架。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后,按照当地政策,参保人入住定点长期护理机构,对符合规定的长期护理费用,长期护理保险基金支付水平总体上控制在70%左右,具体待遇享受条件和支付比例,由试点地区确定。

时至今日,试点两年有余,长期护理保险参保人数已超过4400万,而就在今年两会期间,长期护理保险也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业界开始期待这项新的保险制度加速在全国落地。

不过,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护理保险让参保人群得到了较高质量的专业服务,大大减轻了家庭负担,但目前的筹资渠道和筹资方式不合理,而且不可持续。

据记者了解,在试点之初,相关文件明确提出资金来源主要由个人、社会、单位、财政、医保五方面组成。但目前来看,大部分资金来源是医保基金,多数试点地区采取以医保基金“平移”为主的筹资路径,即划拨医保基金结余0.2-20%不等的比例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基金。

而对于医保基金而言,各统筹地区的基金支出压力也很大,甚至,部分地区的统筹基金面临穿底的风险。加之生育保险也并入了医疗保险,医疗保险基金面临的风险具有较强的不确定性。因此,医保基金划转的筹资路径不稳定且不可持续。

就此,有专家建议,发达国家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为我国提供了有益借鉴,但要注重公共保险体系和商业模式的有效结合,充分发挥市场、政府和家庭三方面的作用。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