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赵正永陕西往事 七年前与小崔有过“交锋”_人物

赵正永陕西往事 七年前与小崔有过“交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多行不义。

1月15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对此,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兆勇的评价是:“赵正永多次违抗中央,令不行,禁不止。”

“可能还有很多人没有忘记的是,崔永元、赵正永两位被舆论高度关注的人物,7年前就交锋过。”杜兆勇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忆称,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崔永元与已是陕西省省长的赵正永在“小崔会客”节目上,来了一场面对面的“交锋”。

3年前的2016年3月28日,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调任全国人大副主任委员。同时,赵正永遭到陕西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举报,坊间就传出赵可能被查的消息。而今,这一传闻被坐实。

但赵正永落马是否与陕西千亿矿权案甚至秦岭违建别墅整治事件有关,官方暂未有消息印证。从时间点看,事发集中在一个月内引来颇多猜测。中央政法委1月8日晚发布消息,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那也未必。”1月16日,当问及赵正永落马是否能促进千亿矿权案进展时,赵发琦这样回应《华夏时报》记者。

干预千亿矿权案遭举报

2018年底,陕西千亿矿权案因最高法案卷丢失震惊全国。

据了解,和此案密切相关的赵发琦、王林清、女富豪与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千亿矿权案中,据媒体报道称,赵正永通过两次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认定”民事合同无效,并“指令”工商局对凯奇莱作出行政处罚,要求公安厅查侦凯奇莱涉嫌经济犯罪。这与赵发琦的举报一致。

进北京之前,赵正永长期在安徽、陕西任职。2001年6月,赵正永调任陕西省任职,升至副省长期间,因能源事件不断,让他陷入舆论漩涡。

彼时,千亿矿权案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媒体报道包括“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富商拥上千亿元煤矿 6年纳税35元”等。

这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富商刘娟,而她在陕西官场上人脉深厚广为人知。可佐证的事实是,在赵正永等高官的支持下,刘娟拿下了波罗井田千亿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当地国企后套现脱身。经记者核实,对于波罗井田矿权争议的另一方——赵发琦却一直在据理力争,时间长达12年。

赵发琦在举报信中称,2007年3月25日赵正永作出批示,要求陕西警方对凯奇莱进行查侦,理由是其涉嫌虚报注册资本。赵发琦对此反驳道,2004年凯奇莱就补足了资本金1200万元,此案未立案。

2010年升任陕西省长的赵正永,再次要求公安厅侦办凯奇莱。2011年3月16日,榆林市工商局对凯奇莱立案,撤销其工商登记,并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移交公安。

几番较量之下,赵发琦2016年11月3日开始实名举报赵正永。在举报信中,赵发琦列举了赵的多项问题,包括赵正永通过两次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认定”合同无效,“指令”工商局对凯奇莱作出行政处罚,要求公安厅查侦凯奇莱涉嫌经济犯罪。“我掌握了4个密函文件。”赵发琦在举报信中称,千亿矿权案12年久审不决,根源在于陕西省时任主要领导假手最高法院操纵此案。

“在漫长的诉讼中,我穷尽了一切可能。”赵发琦说。千亿矿权案也因此卷入了多位高官,包括时任陕西省长袁纯清、副省长赵正永(后任省长、省委书记)、副省长洪峰、副省长郑斯林和最高法院已落马副院长奚晓明等。

直到2017年末,最高院作出“(2011)民一终字第81号”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同有效,赵发琦胜诉。至此,波罗井田矿权案12年的诉讼,宣告审判结束。但此时,赵正永已在陕西卸任。 

秦岭违建别墅

难辞其咎

赵正永被查,还与其在任时查违规别墅不力有关。

1月9日晚,央视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披露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记者注意到,专题片中有多名领导出镜时谈到了陕西“时任省委主要领导”。在秦岭违章别墅拆除问题上,现任省委书记、时任省领导、几任西安书记市长,甚至县长均出镜做了检讨,但唯有“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被点名、没露面。

2014年5月13日时任陕西省委书记正是赵正永。赵正永落马后,1月16日,陕西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强调,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旗帜鲜明讲政治,深刻认识赵正永的两面性、欺骗性,坚决与其划清界限。

记者采访了解到,秦岭违建别墅始于2002年,自那时起秦岭不断出现违规建设的别墅项目。习近平总书记曾先后6次就“秦岭违建”作出批示指示。直至2018年7月,秦岭违建别墅整治才彻底拆除。公开报道显示,专项整治以来,共查处秦岭违建别墅1194栋,而此前的4年一直沿用的数据是202栋。

“202栋,就是赵正永当时确定上报中央的数据。”西安官场的一位人士说。而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吕德文称,在秦岭违建别墅事件中,赵正永对中央的批示几近敷衍。

在秦岭别墅问题上,多位涉事官员应声落马,包括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陕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魏民洲、陕西省政协祝作利等。在赵正永出事前,他的前同事魏民洲、钱引安等均已落马。

本报记者此前报道,钱引安被查与秦岭违建别墅有关。钱引安在西安长安区主政7年,他提出的“新长安战略”“秦岭北麓经济板块”,是其重要规划的一部分。不久后,秦岭北麓长安辖区内出现了“秦岭山水”等多个别墅项目,随后越建越多。

2014年,秦岭违建别墅大整顿,时任西安市委书记的魏民洲被指阳奉阴违,而魏的前任孙清云,二人主政西安10年间,正是别墅大肆违建的10年。中办、国办2018年11月就秦岭别墅事件通报的措辞称:“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1月16日,陕西省委召开常委会,通报中央对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提出要深刻认识赵正永的两面性和欺骗性,坚决划清界限。极具讽刺的是,赵正永当年撰文谈“两面人”,文中将“两面人”视为败类、脏水。

“此前我不便发表意见,因为陕西有很多官员,都是我校的学生。”在采访秦岭别墅拆除问题上,西北大学一位院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如央视专题片解说词所说,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号,而是重在落实、令行禁止。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